九堂

喜欢志同道合的朋友,你主动我们就会有故事,绝大多数情况比较好说话,人还不错。

刚在贴吧看到这么一段话,戳心的疼。台上的cp是可着我们捧,我们宠,我们闹的。可下了台,我们要离他们远一点。因为他们只是演员,不是明星,他们有自己的生活,所以我们只看台上,不碰台下。

副八 一个短短的甜饼


张日山想八爷了。

想他什么呢,张日山用手支着脸,从那人的头发丝开始想,想到了他的眉眼,他的脸,红艳艳的嘴唇里时不时露出的小虎牙……想着想着某些地方就硬的发疼。

晃了晃头把人晃出去,想着忙过这几天就能去见他了,酒窝就露了出来。此时他肖想的人,坐在香堂里,恨恨的想,“臭呆瓜要是再不来,就别再想上我的床。”
@寒禄云雨 之前答应你的糖,写的短,勿怪。

五分甜豆乳:

我个人觉得,作为写手,码字的时候要把自己当神仙,写完就要把自己当垃圾。
对这类事情都是,心怀敬畏,才是长久之道。

副八 前世今生 沙海副×特化师王霄八

脑洞来源于 @铭茗之中  感谢太太的脑洞
文笔渣,注意避雷。
前世结局be 今生he
   “呆瓜,呆瓜”,下意识的想去回应那个人,却猛然想起,那个会这样叫自己的人已经不在了。曾经的整个九门,除了自己,都不在了。自己带着曾经的记忆,一个人活着,活到了现在,依旧是当初的模样。如果重来一次,自己一定会告诉他,自己对他的感情,可惜,没有如果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前世be完

   王霄拎着自己的箱子,对身后跟着自己的沙恬说,“我想自己一个人去散心,回去吧,别跟着我了。”见她不走,又开口,“我不能原谅我自己的所作所为,我也忘不了她,这样的我,不值得你去喜欢。你以后会遇到更好的人。”“那,我祝你幸福。” 沙恬的声音里带着哽咽,听着她的脚步声,叹了口气。不是每一段感情都有个好结果,是自己配不上她。这样想着,脚步不停,拉着箱子往前走。
    因为是散心,所以没像之前那样坐飞机,而是选择了坐火车这种比较随遇而安的方式,走到哪就去哪旅行。从上海出发,沿途一路走过了好多的城市,也见过了好多的人。王霄发现,自己的心,正在逐渐的趋于平静,当初那股不能原谅自己的情绪,也慢慢的开始淡化。
    又过了一周,他带着自己的旅行箱,到了最终的一站,北京。在北京的第一个景点不是著名的故宫,也不是天安门广场,那种地方随时都可以去。王霄去了一个佛寺,佛寺并不是很出名,所以游客也很少。从佛寺出来,沿着石阶一步步走下去,与身旁的一个男人擦肩而过,感受到目光的注视,回过头却发现那人已经走远了。许是自己看错了,他这么想着,下了山。
    张日山看着他的背影,刚才余光撇到他的侧脸,差点脱口喊出八爷。这种感觉自从八爷离开已经很久没有过了,是自己最近太累了吧,他怎么可能会是八爷。自嘲般笑了笑,进了佛寺。
    从故宫出来,天上却下起了大雨,后悔自己没看天气预报,举着雨伞,看到一家古色古香的店铺,也没看站牌,收了伞就跑了进去。老板正在喝茶,见他进来,也不惊讶。缓缓放下茶杯,“贵客上门,有失远迎,见谅。”在门口放好伞,就听见老板这文绉绉的话,有些奇怪。还是开口“老板您好,我是,”,“你不必说,我都知道。”打断了他的话,指了指椅子让他坐下。店里点着香炉,丝丝袅袅的檀香味飘出来,烟雾笼罩让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喝着热茶,看着门口还在下的雨,越来越小,雨珠打在青石板上,格外的好听。
    像是看穿了他要起身告辞的心思,老板开口“可愿在我这耽误些时日,我想教给你一些东西。”,“好”。王霄开口,反正也无事可做,不如学些东西修身养性。这样想着,他坐到了老板对面。“那今日你先去休息,明天早上,我给你讲。”老板把他带到了二楼的一间房间,就离开了。走进屋子推开窗,感受着雨过后凉丝丝的风,躺在床上,睡的很舒服。
    第二天一早,他就出现在了大厅,老板已经在那里等他了,桌子上放着小笼包跟粥,他跟老板吃完后,老板给他讲起了易经八卦。 《易传》里说过“易有太极,是生两仪。两仪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。老板讲的,王霄听的很认真,虽然从没接触过这些,但是却像天生就会一样,两天的功夫,就把老板讲的知识学会了。与老板时,老板看着他笑了,“你是个大才之人,若是从前的你。”老板止住不说,“天机不可泄露,该教的,我都告诉了你,我们也该分别了。”谢过老板以后,他带着行李走进了新月饭店。
    王霄天生有女人缘,点菜的时候,小姑娘看了他好久。他点好菜,看着仍站在他身边的姑娘,开口,“姑娘,我给你算一卦吧。”客气的请人坐下,握着人家的手,就给人家看起了手相。今日客人不多,张日山在楼上听见楼下的声音,从屋子里出来,站在二楼楼梯上看着楼下的人。只觉得恍如隔世般,庆幸老天没辜负自己,终于又让自己见到了自己的爱人。可这种情绪没持续多久,就在他看着楼下人握着小姑娘的手的情绪中烟消云散,咳嗽一声,“工作时间闲聊,工资不想要了?”小姑娘看见老板下楼,红着脸去上菜了。张日山站在他身边,笑着看着他,“您第一次来我这新月饭店,就调戏我们员工,是不是该跟我这做老板的好好解释一下啊?”说完拉着他的手腕,“跟我上楼解释清楚”“我没,我真没有,老板你听我说。”
    他的声音随着一声门板的轻响戛然而止,罗雀跟坎肩被他派出去办事了,不然以他们俩的性子,指不定又要八卦多久。直到把人拉进屋子也没松开他的手,直接把人按在了门板上。在他耳边暧昧的吐气,“小姑娘好看吗,手软不软,声音好不好听啊?”一边问手还不规矩的顺着腰线下滑,如果自己不是被老板抓包的那个,王霄简直怀疑,这个老板是个流氓。
    见他没回应,张日山用牙轻咬他的耳垂,“怎么不说话,刚才跟小姑娘不是说的挺欢?”“我那是算命”“哦——算命啊”。故意拖长了调子,“那你也给我好好算算”,说着把他抱起来放到床上。“哎哎哎,你干什么,放我下去。”被他压在床上,王霄有些懵,“不是说算命,你怎么,唔”被他用唇堵了嘴,见他快喘不过气才放开他。“八爷,你知道吗?我喜欢你好久了,我又等了你这么久,这些,你都知道吗?”王霄刚要开口问谁是八爷,看着那双眼睛,记忆里忽然涌入了好多过去的事情。
    “呆,呆瓜?”试探着开口。张日山抱住自己的爱人,眼泪砸在他身上,“我以为你不记得我了。”“我怎么会不记得,你的情意我都知道,我也喜欢你啊。”张日山愣了一下,眼睛里的泪花还在,立刻被被爱人回应的喜悦取代。吻住身下人的唇,手上动作不停,很快把身下人扒了个精光。顺着脖颈一路吻下去,含住了他的小八爷,八爷伸手拉了帐子,把两人笼在了里面。
   八爷拉开帐子时已经是傍晚了,张日山初尝云雨的滋味,压着他做了一个下午。他醒了,张日山也醒了。看着张日山,开口,“今天的饭钱我还给吗?”张日山以为他要说什么,听了他的话,有些无力的扶额。“别说一顿饭,你天天白吃我都养的起你。”两个人坐了一会,张日山拿出一个药丸给王霄吃下,告诉他,“这是有我麒麟血的药丸,吃完你就可以一直陪着我了。从今以后,我们彼此,永不分离。”王霄笑着“生生世世,永不分离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副八今生he完。

副八 情意

每个人的性格都是不同的,比如八爷,天生一副与人交好的模样,见面总是三分笑的。再比如副官,见谁都是一副清冷的面孔,也只有面对八爷时,才会弯了那双桃花招子,露出对旁人从未有过的笑。

  副官对八爷的感觉是什么呢?起初他自己也说不清。说是敬意,当初在鬼车那里初见,他就把这份敬意丢到了九霄云外,还顺便逗了逗这个小算命。看着他明明害怕还要逞强的模样,自己直到离开火车时,嘴角都是带着笑意的。再后来佛爷下墓中了招,昏迷不醒,跟八爷一起去找佛爷,一路上虽说艰苦,但也从不曾让他受苦,处处护着。那晚八爷躺在他腿上睡的熟,借着昏暗的火光,偷偷摸了摸他的脸,有些明白了自己的感觉,这是情意,自己喜欢他。

如今的自己是九门协会的会长,虽说一切都物是人非了,但唯一不变的,就是自己心里对八爷的那份情意,累极了躺在沙发上沉沉睡去,梦中,是自己与他初见的那天,在梦里看着他的脸,嘴角勾了起来。果然,有他的梦,都是甜的。

只要你来找我玩,我绝对是你最好的后援站。

我愿意为了你曾经的那一眼,那些时日,从此活在黑暗中万年之久,只为等你回来。

多认真多少的坚定
怎么取舍才有意义
经过多少练习
才会成为这样的你

昨天太太给了我物流单号,今天就收到了,快递员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是懵的,没想到去门卫抱了只兔兔回来,真的很开心了。给太太疯狂笔芯跟打call,兔兔真的是超级超级美味了!!!赠品也特别好,太太的字也写的很好看。给您写了字表示一下我激动的心情,字丑希望您别介意。最后 @子衿风祈 您真的是瑰宝!!!

蝶苑【二】

白日闭阁时,她与阁主下棋。“你怎么老是赢我。”一个问句,被她说成了陈述句的意味。你技不如人还怪我赢你。反正也只是消遣,无谓输赢了。慕离凑过去看着她,你对劲。“我怎么不对劲”,凌蝶你心里有人了。心事被人戳破,但却不愿承认,我没有。你喜欢那天到阁里躲雨的那个书生,陆纪辞,我说的对不对?怕了你了,我喜欢他怎么样?不怎么样,不过凌蝶我得告诉你,他那个人,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