堂主家的周宝宝

喜欢志同道合的朋友,你主动我们就会有故事,绝大多数情况比较好说话,人还不错。

【启副】Forbidden Love

注意避雷,启副父子梗

<二>

这一切都终结于一个月之后,他家的佛爷带着那个神神叨叨的八爷跟二爷,去了北平求药,临走时还吻了自己,要自己务必看好这里,等着他回来。真像诀别,他这么想。当他一周后等到自己的恋人以后,还没来得及说话,看着他臂上挽着的那个女人,他开始恨自己的乌鸦嘴。特别是那个女人让自己叫她嫂子的时候,他看向了自家的那位,但是他什么都没说。嫂子好,他叫出口。他开车把张启山跟尹新月送回家,自己停好车也回了张府。晚上他看着那位嫂子进了张启山的房间,还关上了门。胸口闷闷的,不愿去要个解释,那样的自己很像个女人。既然睡不着,干脆不睡了,爬上了张府的顶楼,抱着一坛酒,就当诀别好了,他这么想,跟从前的那个张日山告别吧,以后就是副官,跟他毫无关系的那个副官。看着那尊大佛,把苦涩的酒液灌下去,部分顺着领口滑下去,自己却毫无自觉。张启山到处都找不到自己的小爱人,直到摸上了楼顶,见人敞着领口大口的灌酒,眸色深了深。走过去把人拉起来,不能喝了,跟我下去。你谁啊,少管我,借着酒劲,一把把人推了个趔趄。被人推了也不恼,走过去轻声哄着,把那个哭哭啼啼的小祖宗抱起来往下走。 躺在他怀里可算消停了下来,可说出口的话却让张启山的心疼,张启山,我恨你。他恨我,他为什么要恨我。张日山起来的时候,是在自己的房间,身边躺着的依旧是张启山,起来穿好衣服,转身走出房间,没有一点意外。张启山也起身跟出去拦住他,日山,我。佛爷,属下一会得送您去军营,我今晚不在张府住了。不行,你要去哪?这不是佛爷该管的吧,还是说,爹,我的小妈满足不了你?张启山一巴掌打过去。面前的人也没躲,就那么偏过头。日山,张启山伸出手。佛爷打过了,那就走吧,晚上我不会回来了。张日山,咬着牙叫出他的名字。攥着他的手腕把人转过身按在了墙上,就那么吻了下去。直到尝到了铁锈的味道,才放开他。对上了他那双红彤彤的泪眼。他此时很希望日山说些什么,哪怕是打他一顿他也认。可他就这么红着眼睛走了出去,一句话也没留给他。他特别怕,日山从此开始跟他撇清关系划清界限,他不会答应。自己心心念念这么久的人,跟自己毫无关系,他不答应。转身追出去,看着那人坐在车里,开了车门坐在他身边。我就问你一句,你看着我。张日山转头看着他,你还,爱我吗。佛爷这句话,希望我以什么身份回答?最信任的属下,还是您的亲儿子?咬着牙,你当然知道。于情不容,于礼不合。佛爷满意了吗?身旁的玻璃被一拳打过去,他不为所动。好一个于情于理,张日山,你他妈好狠的心。好,我张启山以后跟你再无关系,你也不用再去担心什么了,你不是希望看我娶她?那你就等着小妈进府吧。反正你,话没说完,他就被身旁的人一巴掌打的偏过头,身旁的人开了车门下车。他赶紧下车跑过去抱住他,日山,日山你,别走。他的手指被人一根根掰开,张启山,是你逼我的,我们回不去了。说完,佛爷,上车,您要迟到了。张启山好恨他现在的样子,不怨不恨,却让人心碎。他最终还是把自己心里想的问出了口,哪怕从此陌路也认了。日山,你为什么,恨我。面前的人顿了一下,恨你给我希望又让我失望,恨你是因为我还爱你,还抱有可笑的希望希望你跟我还有可能。现在,我不恨了,准确的说,是对你,绝望了。满意了吗?好,很好,走吧副官,以后我不会再打扰你了。属下多谢佛爷。说着开了车门,佛爷请。说完自己扶着车门,张启山忍着把他按在车门上的冲动,坐到了后座上。副官不回张府,佛爷也不回去,就在军营看着他,直到副官睡着。俩人的关系仿佛回到了从前,甚至比从前更冷漠。再多的感情与善意在单方面的冷漠下都会被消磨光。可张启山就是不懂,他问过老八,老八不肯说。老九告诉他,有些事别人不问,不代表他不能说,可他不知道怎么挑起这个话头。索性就一直冷着,用工作麻痹自己。一个月之后长沙传遍了佛爷大婚的消息,八爷看张副官的样子,无悲亦无喜。想开口跟他说些什么,却被张副官抢了先。八爷,你说,若是什么都记不得了。是不是会好很多。张副官你别乱来啊。看着他一脸紧张的握住自己胳膊,张日山笑了。八爷别紧张,我就是问问。你这后生,要把我吓死了。走走走,也别在门口呆着了,跟我进去。好,八爷请。晚宴上的刺杀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,大家都微醺之时,谁也没料到那个杀手装扮成伙计混进来,突然开了枪。眼看就是冲着佛爷去的,张副官突然从旁冲出来,把人推开,自己捂着胸口被张启山抱住。杀手在被抓之前就服毒自杀了。


评论(5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