堂主家的周宝宝

喜欢志同道合的朋友,你主动我们就会有故事,绝大多数情况比较好说话,人还不错。

【启副】Forbidden Love

注意避雷,启副父子梗

<三>


张启山抱着他,满手鲜血,心里怔怔的疼。医生来了以后,给人取了子弹止了血,说子弹穿左胸打过去,血是止住了,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。佛爷坐在床旁。拿着带着血的子弹,喃喃。你不是说恨我吗,张日山你他妈这又是闹的哪一出,为什么不让我死,你起来啊,恨我啊。不自觉间眼泪砸了他满身,握着他的手哭的像个孩子。


副官两天之后醒来,床旁睡着一个人,他看了看床顶。动了一下,胸口一阵痛。你醒了?床旁的人满脸的胡子,完全不复曾经的模样。你是,你是谁?他听到自己的声音,哑哑的。床旁的人一愣,我是你夫君啊。我,有过夫君?我不认识你,八爷,八爷呢?你别动,我把老八给你叫来。说着就走出去了,八爷很快赶来了。张府出了这么大的事,九门各人都不安心。张启山看着老八进了屋子,忍住跟进去的冲动,坐在了沙发上。八爷,你来了。副官,你,记得我?我记得任何人,任何事。那你这是?八爷可还记得我曾跟你说的话,忙里偷闲罢了。他既然愿意娶女人,那我就挡子弹好了,让他看看那个女人,他维护过的女人,怎么对他的。你说杀手是,八爷务必保密此事。日山谢过了,说着屈膝下跪,八爷赶紧伸手把人扶起来,我答应你。


晚上副官躺在床上,昏迷了两天之后,怎么睡都睡不着,看着门被打开,张启山走进来。你干什么?副官坐起来。不紧不慢回手关上门,从你受伤,到醒来,我衣不解带照顾你好久,娶的女人都没机会搂上一回,你得补偿我。滚,指着门口,从我的屋子里滚出去。整个府都是我的,我滚?脸上挂着痞痞的笑。那我走,刚下了床就被人扑倒在床上,床上的人粉嫩嫩的,张启山的眼睛都冒了绿光。下了帐子不顾他的挣扎,小心避开伤口,就把人给吃了。


折腾了好久以后才下床洗了毛巾给他擦干净,把人抱进怀里,不会再有任何人了,只有你跟我,怀里的人像是冷了,窝在他怀里找了个温暖的地方,睡的香甜。张日山也不愿意再跟他闹别扭了,毕竟对于张启山他是又爱又恨,爱多于恨,他就是喜欢他。



评论(4)

热度(21)